2014年11月16日 星期日

鄭文燦電視政見發表全文


大家好,今天是第一屆桃園市長選舉電視政見發表會。我們相信第一次要建立選舉的模範,我們希望有電視政見辯論會。辯論是民主常態,也是候選人的義務,更是維護選民知的權利。我們看到台北能,為什麼桃園不能?桃園不能、連勝文能,為什麼吳志揚不能?針對桃園的重大建設、重大政策,難道不應該把這些問題攤在陽光下?難道不應該對選民好好說清楚、講明白? 我們希望在未來最後的時間,吳志揚能夠同意來進行電視辯論會。





同時這是第一屆,因為吳志揚是現任的縣長,特別也應該遵守法律的規定,遵守行政中立的原則。我們看到縣政府濫用行政資源,從組織動員、從宣傳活動,到各項的廣告,我們看到讓所有的公務員上上下下,忙得為吳志揚縣長來競選。很多公務員不願意,卻還被迫從事競選的活動。坦白講,這違反了行政中立,也破壞了政治風氣,造成選舉不公,也造成了最惡劣的示範。我們希望由選民來做裁判,由選民來決定,這場選舉應該是如何公平的選舉。

我跟吳志揚其實是同一個世代,但是我們走過人生不同的路,我的生活經驗跟他差距非常的不同。我是農村家庭出生,走過打工少年的生活,要半工半讀,才能夠完成建中、台大的學業。可是我在大學時代開始參加學生運動,追求社會改革,我從台大電機系轉學了社會系,因為這樣的因素,讓我對於台灣社會,該如何追求公平,有很深刻的體會。當年,我們為了打破威權體制,要求國會全面改選,發起了野百合學生運動,我是當時的召集人。經過六天五夜的靜坐,終於能夠讓台灣走向民主,國會全面改選。我始終相信從政的初衷,我們不是要照顧財團,而是要照顧人民,我們不是讓有錢人更有錢,我們是要讓貧窮的人能夠脫離貧窮,社會上多數人可以獲得保障,可以安居樂業,其實這就是我們最基本的目標。

當我看到吳志揚縣長,在高喊著要贏過香港、勝過新加坡,我認為,這樣的口號,這樣的作法,事實上是不可能達到的。我們務實的目標,是要讓桃園趕上雙北,讓桃園也能夠房價平穩一點,生活品質高一點,讓年輕人可以首選在桃園,讓桃園能夠成為一個年輕人追逐夢想,能夠在這邊工作,能夠在這邊生活的好地方。所以我跟吳志揚,在從政的理想上,也有很大的不同。桃園要升格,桃園要發展航空城,桃園要推動捷運,坦白講,這都不應該成為選舉的支票,也不應該成為政黨角力的標的。

但是我們看到,桃園即將升格,升格的準備工作,並沒有完成。桃園都市計畫有30幾個,現在淪為要炒哪裡,就做哪裡。航空城的也好,重劃區的也好,都是如此。我認為,30幾個都市計畫要整合為一個「大桃園市」的都市計畫,每個鄉鎮都要照顧,每一個分區都應該發展特色,能夠讓城鄉平衡。

我們也看到,基層的警消人力明顯不足,過去的五年並沒有充實,造成警勤比過大,也造成超勤。我們主張要有超勤津貼,但是我們認為,根源應該是充實警力、充實消防的人力,但是這些工作,吳志揚也沒有完成。

吳志揚在捷運建設上到目前為止,我們看的到綠線只通過環評,經費要桃園自籌,坦白講這讓綠線成為未來非常大的負擔。鄭文燦如果當選市長,我會跟中央要求,比照雙北,不該由桃園縣自籌預算八百億,而應該比照由中央編列百分之八十五的預算,把綠線捷運完成,這才是我們該走的路。我們也希望在一年內,讓機場捷運通車,讓新莊線延伸到龜山、桃園,能夠定案。讓三鶯線延伸到八德、中壢,也能夠定案,北北桃透過捷運成為一日生活圈。

我們也希望說將來綠線、藍線都能夠同時做完整規劃,藍線延伸到中壢後站、龍崗,延伸到平鎮、龍潭。捷運路網應該是完整規劃,逐步推動,不管哪一個政府,不管哪一個首長,都應該逐年把工作完成。到目前為止,吳志揚先生並沒有完成任何一條捷運的興建、動工,我認為將來除了捷運之外,讓桃園跟臺北、桃園跟新竹能夠有公車,讓上班族方便,公車的接駁也是必要的,沒有捷運之前,也要照顧上班族的通勤問題。攸關桃園重大發展的台鐵,我們認為高架化是錯誤的政策,百年建設不應該草率行事。文燦若當選市長,一樣會跟中央政府強烈要求要改弦更張,改為地下化,桃園、內壢、中壢,進行都更,興建車站大樓,讓前後站打通,讓這一條鐵路能夠地下化,原本的鐵路改建為第二條快速道路,能夠讓桃園成為國門之都,之後能夠享受到地鐵的好處。

我們也認為將來桃園升格之後,我是學社會學,我是學福利,我認為福利政策要能夠照顧老人、照顧年輕人、照顧社會上弱勢的族群,我主張65歲以上老人裝假牙免費,現在實施,預算編得不太夠,我當市長,預算編足。65歲以上老人健保費由政府編列預算,讓老人退休之後,可以沒有負擔,沒有壓力。同時我認為要推出生育津貼,每胎三萬塊,能夠讓年輕人壓力降低一點,負擔少一點,能夠提高生育率。同時為了解決托兒育嬰的問題,我主張3歲以下發放3千塊育兒津貼,能夠讓年輕人感受到社會的溫暖,把兒童當作是社會的資產,無論他出生在有錢、沒錢的家庭,都能夠公平地受到照顧。我也認為,公立托兒育嬰中心應該普設,親子館也應該要普設,能夠讓年輕的家庭解決托兒育嬰問題,桃園縣的保母也應該培養,增加5千位,讓年輕人多一些選項。

除了育嬰問題之外,居住的正義是大家所堅持的,目前的重劃區不應該政府取得的土地,都賣給財團來蓋豪宅,我認為這些土地,包括航空城所取得的公有土地,應該優先在捷運站附近,交通便利的地方,興建社會住宅,照顧年輕人、照顧勞工、照顧弱勢的家庭,能夠讓他們走入社會的第一哩路,感受到社會的溫暖。目前吳志揚在住宅政策上,沒有交出任何成績,唯一的一件是八德合宜住宅的弊案,這對於年輕人來說,是多麼地不公平。副縣長假借興建合宜住宅的名義,收取巨額的回扣,圖利建商,我認為這是對社會公平最大的諷刺。

在未來,有關河川整治的政策,我們看到國民黨執政時期,老街溪加蓋,錯誤的政策,經過20年,期限到了,吳志揚縣長推動老街溪整治。基本上做景觀工程,我贊成,但這不夠。老街溪、南崁溪也應該做整治工程,全流域整治才能夠讓河川乾淨。看得到的做,看不到的不做,這是錯誤的示範,我們希望老街溪、南崁溪能夠推動全流域整治,能夠讓下水道的接管率提高,家庭廢水、工業廢水能夠跟這些雨水分流。我們看到中壢的污水處理廠,在吳志揚主政的五年當中,完全停擺,沒有重新招標。鄭文燦當選市長,我承諾在一年內要重新招標,讓桃園能夠趕上直轄市的水準,讓河川整治能夠做到真正的溪水乾淨。

我也認為,航空城不應該是一個炒地皮的計畫。航空城到目前為止,吳志揚的五年當中沒有達成招商的目標,最後一個月才說要簽意向書30件。意向書不代表確定的投資,這是大家都了解的道理。我認為航空城應該要透明化,經過公民聽證跟專家審議,才能夠讓計畫周延。只有不炒地皮的團隊,專業、清廉、有魄力的團隊,才能得到人民的信賴,才能推動航空城。我認為航空城土地發還地主的比例,也應該由現行規劃的四成,提高到四成五,能夠保護地主跟農民的權利。

我也要特別的提出,一位副縣長可以A錢,另外一位副縣長可以炒地皮,這是政風的敗壞。縣長即使要做法律責任的完美切割,政治責任也無法迴避。我認為兩位副縣長都管理不好,如何治理桃園,如何領導市府團隊? 我相信任人民心中有一把尺,再完滿的切割也比不上選票的評定。我認為,如果副手涉貪,造成上行下效,一個貪腐的團隊,如何領導桃園呢?更多的葉世文會一個個出現。我認為,將來縣府的一級主管、核心幕僚,包括市長、副市長,如果有涉及利用人頭在航空城的範圍內,或者在重畫區的範圍內購買土地,一律移送法辦。如果有任何副市長以上的層級,涉及貪污被起訴,鄭文燦當選市長,也一樣會辭職負責,來對選民交代。

最後我要跟所有的鄉親說,從政的目的是在於創造多數人的公義,我們看到食品安全的問題,讓人民不安心;我們看到黑心財團的問題,讓人民憤慨,我們要用選票表達人民真實的聲音,投給吳志揚的執政團隊,就是等於支持馬英九,就是等於肯定現狀。要改變, 就請投給鄭文燦。